九龍灣連儂牆受到反對者惡意破壞 – 重建連儂牆:老街坊守牆、女學生感觸落淚

95

近日18區湧現「連儂牆」,不時受到反對者惡意破壞。九龍灣連儂牆日前被人暴力撕毀,甚至向在場文具潑糞。在傳統建制陣營重地觀塘區,連儂牆於8小時後重生,甚至引來老街坊自發到場守護連儂牆。九龍灣街坊在地盤圍板築出一面多元、自由的連儂牆,其生命力更慰藉區內的女中學生,「好似香港人咁,跌低咗咪再起返身,唔會好順利架我哋。」

九龍灣連儂牆位處東九龍文化中心地盤圍板。寫滿市民留言的彩色memo紙,就沿灰暗地盤圍板延伸。連儂牆並無主持人,依靠九龍灣街坊自發維持。曾有一男一女撕毀牆上便利貼,引來街坊聲言「拆一貼十」。西裝男子趁午飯時間到場,默默用膠紙貼在別人的memo紙上加固後離去;有女士家住新蒲崗,預先以封箱膠紙打成十字型貼實memo紙,笑言這樣就無法撕走留言。同場亦有市民以行動實踐「拆一貼十」,一張memo寫一字,把「說撤回二字真係咁難?」化成10張小黃紙。牆可以被毀,但人的意志卻不是暴力能抑止。

64歲地盤工休假守連儂牆

九龍灣老街坊蕭先生在周二早上9時起便留守九龍灣連儂牆。蕭先生今年64歲,現職維修員。他自言對九龍灣一帶感情深厚,因為他是在牛頭角下邨長大的孩子。不過,牛頭角下邨早已拆卸重建,老家都變成連儂牆圍板後的地盤。

九龍灣地鐵站一帶都是建制派區議員陣地。牛頭角下邨民建聯張姚彬、淘大創建力量葉興國……在九龍灣築一面象徵民主呼聲的連儂牆像一個錯配,但蕭先生卻指,「老區係好多建制,但你睇幅牆都好多人出來」。他坦言自己數十年來從未在區內見過這類性質的留言版。於是,蕭先生就在牆下守了一天,有時協助貼穩街坊的memo紙,偶然拉走指罵在場年輕人為「人渣」的街坊。他說,自己是為了下一代。對於整場反修例風波,他認為凡事有果必有因,「因係咩呢?如果學生有罪,咁點解警察無罪呀,撐佢嘅人點解無罪呀?係非常之唔公平。」

在深藍地區築起一面連儂牆,像在大海上點一盞燈,有燈就有人。蕭先生口中的守護下一代,在連儂牆下意外成真。記者採訪期間,身旁便有兩名中學生被連儂牆感動而流淚。

13歲女學生楊同學與阿花在藍田一中學讀中二。自6月以來,楊同學與阿花是一直默默在觀塘區派發反修例傳單。最初傳單是從網民手上得來,有時趕不及拿傳單,後來兩人又用午飯錢來影印。楊同學說,「冇經濟能力,印100張就算」。影印店收她每張影印費港元7角,100張便需70元,於小孩眼中算是一筆大數目。「個啲係零用錢,你唔食零食,唔買嘢唔會死,有更重要嘅嘢」。13歲本該是青少年專注學業、耍樂的年紀,她們卻因為香港而選擇了另一條路。

過去的30日,兩名中二女生在觀塘、藍田港鐵站等老區派傳單。然而,走進深藍老區自然不能全身而退,「唔死都無用」、「返歸啦」、「做雞啦去」……網民口中的輿論戰,兩名13歲女生是在辱罵聲中度過。但女生們確信:「前線做長矛,我哋做後盾。」

因此,當兩人走到九龍灣連儂牆下,每一張留言於她們都是一種慰藉。「即使我同朋友講、Instagram,都好似冇咩同感,見到連儂牆咁多人有共同的訴求,原來唔係得我自己一個,太溫柔啦佢哋。」兩名女學生一邊說一邊抹眼淚。

「太傷心啦,點解唔聽我哋講嘢?點解做咁多嘢都見唔到?」楊同學說。7月9日,反送中風波發酵一個月,特首林鄭月娥仍未回應示威者五大訴求,拒絕以「撤回」字眼,正式撤回逃犯例訂條例。浮世紛亂,唯有連儂牆是她們在複雜世界的一點光。當連儂牆被拆,香港人重建,阿花說,「好似香港人咁,跌低咗咪再起返身,唔會好順利架我哋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