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歷水炮染藍之痛或屬「天意」 毛漢頓悟:差人過晒界

2929

三個月間,由出席撐警集會到力數水炮車如何傷害巿民,自覺無辜被「染藍」的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褚簡寧(Mohan Chugani),親歷一場惡夢後漸得頓悟,「唔知係咪個天特登安排我喺嗰度,感覺到咁嘅嘢就反映返,等政府就聽啦。」他笑言自己是「100%香港人」,視香港為家,坦言電視上年輕人被捕被打畫面令人心痛,7.21、8.31及警員沒有編號等事件亦令他不解。民間五大訴求依然強烈清晰,他認為政治問題其實警方無從解決,惟有將自己奉行的營商金句贈予特首,「The first offer is the best offer.(答應第一個叫價總是最佳選擇)。」

印度裔商人毛漢,是著名傳媒人褚簡寧(Michael Chugani)的兄長,於香港土生土長能說一口流利廣東話,家住尖沙嘴鄰近警署位置,「之前啲(催淚)煙都有飄入嚟,閂咗窗都聞到。」上月20日一段警察以水炮車攻擊清真寺片段,令當時身處寺外的毛漢一夜於香港以至國際「成名」。他被藍色催淚水射中,全身「染藍」不適要入院治理,至今晚晚難以安睡,皮膚經常痕癢難當,每日仍要搽藥膏滴眼藥水,「我收到好多電話(慰問) ,印度都有啊,杜拜有新加坡又有,個仔問我點解你上咗YouTube嘅?諗諗下,初時起嗰件事(逃犯條例)係好簡單嘅,點解搞到咁大呢?」

「染藍」惡夢多日未散 促公開藍色水成份
他回憶那場惡夢突如其來,當時數人站在寺前最多3、4分鐘,水炮車快速駛到,開咪含糊宣佈不足1分鐘便射來強勁水炮,全無時間予人考慮如何撤離,「咁你都要畀個機會人行吖,行都唔畀?已經呯!射兩次停喺處射;我仲以為佢同我影相,(車頂鏡頭)Focus,第一下已經即刻嚟啦,而家香港又唔係打緊仗,我73歲有糖尿病有高血壓,成身會辣嘅好似着咗火咁。」痛得無法張開雙眼,幸好旁人帶他去用水暫時沖身,入院後護士仍叫他換衫再沖身,兒子為他帶來替換衣物,唯獨沒有換鞋被化學物「醃咗3粒鐘」,至今仍不時感灼痛。

沉澱過後,他認為政府處理手法很有問題,「架車係咁射射到好多人,OK射中人拉到人,咁你點樣治療?你都要有衫俾受害者換先係咪?如果係男人我唔怕,我着條底褲企喺度,女性得唔得?唔得呀嘛,咁你(沖身後)着返嗰啲衫,咪又領返野?」藍色水成份至今未明,他希望政府公開,「去到私家醫院醫生唔敢醫,咁你用得就要話埋畀人聽事後點醫嘛。」
高官紛紛來電道歉問候,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亦曾約他見面會談,但對於警方「誤中」之說,毛漢不以為然,「唔係(射得準)買嚟做乜野吖?」他漸漸覺得,或許是天意安排他感受水炮「染藍」之痛,「譬如一個普通市民哎呀辣到我抽筋呀,特首或者未必信」,現時他可以自己身份和人脈,令政府正視問題。

斥721報案中心繁忙只是藉口 831警截車扑人「 好唔公平」
上上周日(10月27日)印度排燈節他出外拜神,路上再次目擊警察追捕「細路仔」過程,又聽到女士被捕時大喊救命,「我都係同鄧sir講,唔需要幾十個警察,對付一個女性,一個示威者。」談起警方做事手法問題,毛漢習慣每日閱報,記得由報紙上讀到警方解釋7月21日報案中心線路繁忙,「呢個係藉口,我始終唔信話999打唔通呢就無差人喺現場,如果差人喺現場,就無(白衫打人)呢件事發生啦。」

8月31日巿民血染太子站一幕,亦令他對充滿疑問,「我仔同女都話好唔公平,好唔公平,突然間放啲差人落去扑扑扑啲人,港鐵係一個運輸機構,係應該運作,根本唔知差人有冇咁嘅權叫你閂唔好開,佢無咁嘅power,我諗特首都無呀。」他指,除非實施了緊急法,是戒嚴狀態那就可以,「所以我同你講,差人過晒界就咁解。」而且看到很多新聞報道,蒙面警員身上並無編號,「記者問佢係唔係差人,佢又唔答;而家令到成個香港社會,大部份人都憎差人,又何必呢?」
強調出席集會非為撐警只為香港 料獨立調查委員會勢成立

他在7月中出席「守護香港」集會,強調並非為「撐警」而是代表少數族裔發言,「我聽到個活動叫Protect Hong Kong,唔係Protect Hong Kong Police。」翻聽全篇發言,的確有講明「I am not here to point any fingers at anyone(我不是要怪責任何人)」,主要表示希望香港重新出發,政府與青年作有意義的對話溝通。

他續指,清真寺一事特首「Damage control(傷害控制)」反應迅速,但為何當初一百萬、二百萬人上街時,「已經係差唔多着晒火,點解唔即時處理件事呢?」他曾向特首直言,她身邊有很多人所給予的建議「畀得唔係幾啱,你應該自己明白。」營商時奉行老前輩所教金句,亦希望特首參考,「The first offer is the best offer,唔好拖下拖吓,啲要求一路一路高架啦,所以越快搞掂就越好。」他亦認為行政會議要適時換畫才可,換上一些為社會及青年接受人士,「擺返成班都係嗰啲上咗年紀嘅,我唔係話佢哋係壞人,但係英文講係Out of touch of the reality(離地)。」

數個月來香港情況急變,友人問他為何着緊,他總會回答,「因為香港is my home(是我的家),你感受唔到我感受嘅,我唔會移民。」事到如今,他指已不可能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,但調查為公平計要全面調查,亦要警察與示威者皆獲特赦才公平,「始於係政治問題,除咗特首讓步,無人解決到,但係示威者一樣讓步,要大家一齊讓步,我唔信呢個世界有事解決唔到,韓戰都解決到。」


以上內容皆為轉發,資料未經確實,只供備份參考。上述內容並不代表本站立場

來源:蘋果